中华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华文化学院  > 中华文化 
走向世界的中国戏剧
作者:季国平 来源:2011年12月19日《人民政协报》 时间:2011-12-21 14:29:42 点击量:5249
    “走向世界的中国戏剧”这一话题,是从不久前在厦门召开的国际剧协第33届世界代表大会引发出来的。中国戏剧曾经有过辉煌的昨天,更应该有辉煌的明天,我们寄希望于青年编剧们,为推动中国戏剧走向世界、走向未来作贡献。
  ——季国平
  
  演讲人:季国平
  简 介:江苏省泰兴市人,戏剧学者,文学博士。现任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他在中国戏剧史、当代戏剧以及传记文学等方面有深度的钻研和卓越成就。
  
  引子:
  国际剧协主席拉门度·马珠姆达在写给我的信中热情洋溢地称赞:
  “我曾长期参加国际剧协的活动,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届世界代表大会能有如此出色的组织工作、精彩的艺术展演、高水平的学术研讨、委员会会议以及全体大会。非常非常感谢你们所有的人!我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我应邀参加中国戏剧节期时,曾和您谈到希望在厦门举办世界代表大会的想法,您随即便着力推动此项工作,在经过许许多多的环节和申报手续之后,最后终于走到了成功的终点。通过这次大会,中国在世界戏剧的版图上增添了浓重的一笔,外国代表们有机会欣赏到中国丰富多彩的戏曲遗产和戏剧传统,中国的戏剧同行们也有机会与国外代表们交流创作经验和观点。中国已经为国际剧协作了如此大的贡献,我们期待着中国今后将继续积极参与国际剧协活动,以实现国际剧协的愿景。”
  戏曲之旅,文化交融
  由中国戏剧家协会与国际戏剧协会等共同主办的第33届世界代表大会,9月19日至24日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厦门召开。一时间,厦门成为了戏剧的世界。
  本次大会期间有很多精彩的演出,既有国外戏剧工作坊,也有我会与国际剧协共同策划、出品的三部联合制作剧目:戏曲系列剧《孔门弟子》,来自美国和保加利亚的演员尝试了中国的寓言故事和中国式的表演方法;《房子·家》,由来自中国、孟加拉、比利时、塞浦路斯、德国、卢森堡、墨西哥、俄罗斯、西班牙、瑞典及美国等11个国家的演员共同演绎一个世界性的主题——寻找房子和家的意义,带来了世界最新的舞台表演形式;舞蹈《和平2分钟》,来自中国、意大利、巴西、西班牙、美国、希腊及巴基斯坦的编舞与演员仅用7天时间排演了此节目,强烈动人的旋律、充满张力的舞台表现,紧紧地吸引了在场的观众。
  既然以“戏曲”为主题,多姿多彩的戏曲展演和工作坊自然成为最大的亮点。首先是中国戏剧梅花奖艺术团在开幕式上精彩亮相,内容涵盖昆曲、京剧、晋剧、蒲剧、梨园戏、高甲戏、秦腔、民族歌剧等8个戏剧品种,充分展示了中国戏剧的风格和气派,先声夺人。接下来梨园戏《董生与李氏》、越剧《一缕麻》、豫剧《程婴救孤》、川剧《金子》等陆续登场,京剧《曹操与杨修》压轴。这些戏曲剧目都是新时期以来在国内产生过重要影响、最能代表当代戏曲艺术成就的剧目,引起了外国戏剧人的共鸣和惊喜,他们中的多数过去很少看过中国戏曲,这些剧目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国际剧协前任主席贝尔哈慈激动地说,中国戏曲的魅力太迷人了。贝尔哈慈去年曾经推荐过新版越剧《梁祝》赴德国戏剧节演出,这次观看了越剧《一缕麻》,又一次主动热情邀请到德国去演出。
  戏曲大师班的讲座也是亮点纷呈,尚长荣、裴艳玲、曾静萍等人深入浅出的讲解,生动的演示,倾倒了外国同行,讲座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在裴艳玲看来,尽管京剧艺术和西方戏剧的形态相去甚远,但艺术是无国界的,关键是要让外国观众充分了解戏曲的全貌,包括它的历史、现状及特点。裴艳玲特别告诫中国的戏曲演员,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自己把自己看小了。中国是个戏剧大国,要有文化的自觉和自信,才能把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下去。大会期间,各专业委员会展开的“荒诞与现实之间”等多种学术讨论,由话剧委员会来主持办的题为“戏曲之旅、文化交融——强化艺术影响力,创造文化多样性的未来”的研讨会,更是吸引了大批中外戏剧的专家学者进行了更为深层次的对话。
  这是一届内容十分丰富的大会,也是得到了最高赞誉的世界戏剧大会。国际剧协主席拉门度·马珠姆达曾亲自写信给我称赞这次戏剧大会,中国作为东道主,举办得非常成功。
  走出国门,任重道远
  《中国戏剧》杂志的记者日前对我做专访时曾经问过:这次活动内容丰富,国内外专家在戏剧观念、戏剧表演、戏剧传承与推广等方面都进行了非常有益的交流和对话,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国外戏剧界对中国戏剧的了解程度远不如我们对国外戏剧的了解,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的确,中国戏剧走出国门,任重道远。仅就拥有300多个剧种的中国戏曲而言,历史悠久,博大精深,但在国际戏剧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还比较有限,国际戏剧同行对中国戏剧的了解还不够完整和深入。究其缘由,上个世纪的国际戏剧舞台主要由西方戏剧所主导。从上世纪初,西方戏剧大量地进入了中国,包括话剧、歌剧、音乐剧、芭蕾等。尽管中国戏曲也走出了国门,如上世纪30年代梅兰芳就很早地“走出去”了,改革开放后“走出去”的力度在加大,但是还很有限,我们更多的是向人家学习,加上戏曲的形式和语言等因素的制约,给传播也带来一定难度。显然,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中国戏剧人未来的不懈努力。
  在世界戏剧大会的开幕辞中,我深有感慨地说:“30年前,中国戏剧人远赴西班牙,应邀参加国际剧协第19届世界代表大会,正式成为国际剧协的会员国,从此,国际剧协的舞台上,有了中国戏剧人的身影。30年后,我们在厦门主办此届世界代表大会,这30年见证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和经济的腾飞,也见证了中国戏剧的重要成就,见证了中国戏剧人的努力奋进。”
  中国戏剧“走出去”最核心问题的是剧目问题。“走出去”的剧目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我以为大致有三类:
  一种是传统经典剧目。上个世纪中国戏曲“走出去”时,京剧比较多,怕外国人不易懂,武戏占了很大比例,如今我们应该有所超越。我们的梅花奖艺术团曾经带过文戏武戏兼备的精华版昆曲《白蛇传》去法国、德国演出,就非常受欢迎。
  二是新创作的优秀剧目,包括经过重新改编创作的经典剧目。我们可以选择那些具有民族特色、普世价值和共通审美的优秀剧目,如本次展演普受欢迎的京剧《曹操与杨修》、川剧《金子》、豫剧《程婴救孤》、梨园戏《董生与李氏》等,福建人艺新创排的话剧《雷雨》也同样被外国同行所喜爱。
  三是改编外国题材的剧目,题材是外国的,形式是中国的。我们经常可以在外国戏剧节上看到不同国家的戏剧人改编莎士比亚的剧目,但演绎的思想和呈现的形式却是多姿多彩的。我们当下的改编确实比过去有了超越,既有相对原汁原味排演的外国戏,也有做出较大演绎的新剧目,都有它的合理性,给人启迪给人感动,让观众耳目一新。这些年来,无论是话剧舞台,还是戏曲舞台,改编的外国戏不在少数,其中有不少优秀剧目,比如我们曾经推荐到国外演出的川剧《欲海狂潮》(根据奥尼尔的话剧《榆树下的欲望》改编)、京剧《王者俄狄》,都是用中国的独特方式诠释外国的故事。
  优秀剧目的创作需要不懈的努力,首先要有好的本子。优秀剧目要有深厚的思想内涵和精彩的艺术呈现,我们不要怕外国人看不懂。波兰人马丁对中国文化“走出去”提出的一些建议。他说:“中国经济的发展近年来举世瞩目,但是在很多外国人的印象里,中国商品就是廉价产品的代名词。如果中国文化要进行海外推广,需要拿出一些文化底蕴丰厚的精品,一些严肃、高雅的东西。”马丁认为,根本不需要担心外国人理解不了中国的高雅艺术,他相信观众是能够培养的。“中国杂技的技术性、观赏性的确很强,但并不足以代表文化。昆曲、古琴这样的形式,外国人可能一开始理解不了,但只要长久做下去,一定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们剧目在“走出去”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让外国观众在观赏时,要能引起他们情感的共鸣,理解和接受我们民族的审美观、价值观,包括理解和接受我们的观剧习惯。这很重要,这就不只是要让他们喜欢,还要让他们感动,甚至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他们。以看戏习惯为例,外国观众中场一般是不鼓掌的。我们带川剧《欲海狂潮》去日本演出,演出结束时,还是鸦雀无声,日本观众怕鼓错掌,不礼貌,在我们带头鼓掌下,他们的掌声就像洪水暴发般热烈,经久不息。这就是观剧习俗的差异。我们梅花奖艺术团出国演出时我就一直强调,在对外输出剧目的同时,要让外国观众了解我们民族的审美观、价值观,接受我们的观剧习惯。梅花奖艺术团在德国演《白蛇传》,演出前,我向组织者说,我们中国人看戏就像你们看足球一样,喜欢了可以随时鼓掌叫好,结果,那天的演出台上台下互动,叫好声口哨声此起彼伏,剧场效果也特别好。
  本次戏剧大会,外国同行在经历了戏曲之旅,感受了中国艺术魅力的时候,我以为他们就已经无形中接受了中国的审美观、道德观、价值观。既尊重了彼此的差异,又相互理解和相互沟通,才是世界多样化的最可爱之处。
  张扬个性,“惊艳”世界
  一位来自德国的戏剧人曾跟我半开玩笑地说,“我现在说的是英语,用的是日本的电脑,投影仪是德国的,这本来就是一个跨文化的交流事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无可避免地走在一条与世界接轨的道路上。”国际剧协以色列中心主席、导演盖德·卡伊纳尔在题为《如何创造文化多样性的未来》的论文中指出:“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尤其是‘西方人’,穿着相同的服饰,说着相同的通用语——英语或法语,吃着相同的食物,全球化、便利的交通以及文化间的交融导致:艺术,尤其是表演艺术,促进了跨文化符号语言的发展,而符号语言却减少了文化差异性并减弱了文化的地方特征。”无论是玩笑话还是郑重所言,都涉及了一个重要的话题,即文化和艺术的个性化问题。
  随着上世纪现代文明的崛起,西方文化大量引进,娱乐方式渐趋多样,现代文明和生活节奏加快,正改变着当代中国人的审美习惯,中国戏曲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进入到一个新的转型和发展期。一方面,中国戏曲历经千年流传,善于继承传统,也很擅长吸收和创新,始终保持着自身特性和个性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当今全球化大趋势下,文化的多样化需要民族文艺的坚守和创新,
  戏曲在当代的健康发展,就具有了在全球化背景下保持文化多样化、弘扬民族精神不可取代的重要价值。因此,深深植根于传统文化之中的戏曲艺术既是传统的、独特的,更是面向未来的,保持个性和特性的传承十分重要,扬长避短、顺应时代的创新是其生命力所在。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关注着戏曲个性化发展的话题。我曾以《警惕当代戏曲的自我迷失》为题,指出过目前戏曲的迷失是两方面的:一、对于西方舞台艺术应该是学习借鉴,而不是被同化,但一段时间以来这方面的问题是显然的;二、我们是戏剧大国,不同剧种、不同舞台艺术样式之间的个性非常鲜明,千万不要同化,如果同化了,对于我们的戏曲,肯定不是好事。这次世界戏剧大会的学术研讨,外国同行的论点进一步提醒我们,要重视文化的多样性和各国戏剧的个性化发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视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就是要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保护文化的多样化。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给本次大会发来的贺信中,对国际剧协在保留文化多元性的交流中所取得的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国家很重视舞台艺术,尤其新时期以来,经济发展了,许多地方政府很重视创作,也舍得投入,但是如果不是从具体的剧目出发,从戏曲创作规律出发,一味大投入大制作,就会带来一些负面的东西;许多地方为了创作所谓的“精品”剧目,约请著名导演、舞美、灯光等主创人员,偏偏对剧种不熟悉不了解,结果是花了大钱未见得就能创作出好戏来。现在舞台科技高度发展,引进到戏曲舞台,用得好,是好事,用不好,可能就是灾难。话剧导演介入到戏曲创作,从正面的积极的方面去说,是为传统戏曲带来艺术创新,但话剧导演不是戏曲的救世主,应该尊重戏曲、尊重剧种。我始终不认可某些当代导演认为中国戏曲不重视人物塑造的说法。其实,与话剧等舞台艺术比较,中国戏曲只是在塑造人物的方法上不同而已,戏曲的行当是对生活的概括,戏曲艺术就是要巧用行当(类型)去刻画出不同的人物和个性来。我建议有误解者去读读元代戏剧理论家胡紫山《赠宋氏序》等文章,元代戏剧家们就已经非常重视塑造人物,讲究舞台形象的个性化创造。设想,戏曲如果没行当、没有程式还是戏曲吗?我们的戏曲艺术家正是在行当和类型中去展示人物的独到和个性,这才是中国戏曲。说到此,我特别能体会裴艳玲老师的话:“我们不能妄自菲薄。”
  今天,我们讲中国戏剧走向世界,要再次强调的是,中国戏剧只有张扬个性,才能惊艳世界。我们要从剧目创作的源头和基础的剧本创作开始,就应该体现特点和个性。写戏曲本子与话剧本子,在戏剧结构、人物安排、唱词念白等方面都是不一样的,而不同剧种的剧本又有剧种的特点,一定要尊重它的规律,为二度创作打好基础。我记得以前看过一出广东粤剧,剧本是不懂粤语的作者编的,为了适应粤剧的二度创作,剧院专门请人“翻译”成粤语剧本。可见创作戏曲剧本是多么的重要,也是多么的不易,但能为新创剧目的成功奠定坚实的基础。
  有关国际戏剧协会与世界戏剧大会
  国际戏剧协会(Internati onal Theatre Insti- tute )成立于1948年6月,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目前拥有120多个会员中心及合作单位,下设青年戏剧工作者委员会、话剧委员会、文化个性委员会、舞蹈委员会、国际音乐戏剧委员会、国际戏剧节论坛、国际独角戏论坛、戏剧教育与培训委员会、通讯委员会、新项目小组、国际剧作家论坛等11个专门委员会,是当今世界表演艺术领域最大的专业性组织。63年来,国际剧协在推动各国间戏剧文化交流和创造性合作,促进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和相互了解,维护世界和平等方面发挥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国际剧协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是融法定会议程序和戏剧艺术交流于一体的世界戏剧人的盛会,特别是丰富多彩、引人入胜的戏剧展演和艺术交流是大会最为精彩的部分。世界戏剧大会首次在东方文明古国、也是戏剧大国的中国举办,其关注度自然十分广泛。为期6天的大会,会议程序仅占一天半时间,更多的时间是11个专业委员会的艺术交流活动和每天晚上的剧目演出。本届大会主题由国际剧协提议,定为“戏曲之旅,文化交融——强化表演艺术的影响力”,第一次由“戏曲”唱主角,旨在向国际戏剧界充分展示中国戏曲的独特魅力,开展国际戏剧与中国戏剧的交流和对话,推动世界戏剧的发展。来自五大洲66个国家和地区的260多名代表以及近百名观察员、中外嘉宾、戏剧学者,共同见证了国际剧协大会各项程序的进展过程,见证了新一届执委会产生的历史瞬间,参与了丰富多彩的戏剧表演和学术活动,共享精彩的戏曲之旅,携手探索中国戏剧艺术的无穷魅力,在各种艺术流派和风格、理念和观点的激情碰撞中,大家成为了更加亲密的朋友。
  
中央社院 吉林社院 上海社院 广西社院 山西社院 山东社院
安徽社院 武汉社院 四川社院 陕西社院 重庆社院 宁夏社院
江苏社院 北京社院 天津社院 内蒙古社院 福建社院 江西社院
湖北社院 湖南社院 海南社院 云南社院 西藏社院 厦门社院
 数字资源  社院地图
 电话查询  院长信箱
相关链接:
全国政协 中央统战部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国家民委 国务院台办 全国工商联 全国台联 中国台湾 中国侨联
浙江省政协 浙江省委统战部 民革浙江省委会 民盟浙江省委会 民建浙江省委会 民进浙江省委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会 致公党浙江省委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
网址大全 联谊报 华人华侨 团结报 人民政协报
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040093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文一西路1008号 邮编:311121
法律声明 法律顾问
E-mail:xybgs@zjsy.org.cn

中国电信提供宽带信息服务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制作 维护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