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华文化学院  > 中华文化 
保守与创新——台湾最小的菩萨与最大的寺庙
作者:田青 来源:2011年11月28日《人民政协报》 时间:2011-11-30 13:54:48 点击量:5154

    一般说来,在世俗艺术的领域里,只要“新”就会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在宗教艺术领域里,光有创新的勇气就远远不够了。假如说“创新”是追求对过去的超越,那么,“保守”的本质则是对传统的尊重。人们常常将“保守”二字与宗教联系在一起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对人类的整个文化史而言,“保守”与“创新”都不是简单的褒义词或贬义词,人类的文明,就是在这两种倾向的平衡中前进的。
  ——田青
  
  演讲者:田青
  简 介:著名音乐学者、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国家中心主任、宗教艺术中心主任,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佛学院客座教授、北京佛教乐团顾问、中华佛教音乐团艺术总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审小组成员、中央音乐学院音研所学术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中国民族音乐研究及创作、批评,主要致力于佛教音乐的挖掘、整理和研究。出版有《中国古代音乐史话》、《音乐通论》、《中国佛乐选萃》、《中国宗教音乐》等著作。
  
  好的信徒,肯修也肯施
  从2001年9月底,到2002年1月中,我在台湾佛光大学做了一个学期的客座教授。人但凡初到一地,印象新鲜,只看表面,容易处处称奇,喜欢抒发感想,虽然所言在当地人看来也许并不准确深入,甚至可笑,但许多在当地人看来习以为常或无所谓的事物,却在外人眼里显得奇特有趣,甚至挖掘出特别的意义。图书馆里摆着的“游记”类的书籍,大都属于“初来者”写给“未来者”看的,也许失之肤浅,但贵在作者有新鲜感、有激情、有“说”的冲动。人生于斯长于斯,或在一地待久了,明白事物的底里由来,洞晓人际的关系纠葛,此时再发言,理应句句中的,丝丝入扣,但却常常失了说的欲望,欲说还休,觉得无非如此,理应这样,有什么好说的?我这次赴台,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虽然对台湾了解的远远不够深入,但好处是还有说说的愿望。
  佛教在台湾的存在与影响,可以说是处处可闻,处处可见。记得1998年2月第一次访问台湾时,一个最深的印象便是在台湾的城市、乡村触目皆见的寺庙建筑。不但乘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隔不了多久便可看到路旁醒目的佛寺或巨大的佛像,就是在比较偏僻的乡村行车,也让人感到村村有庙,遍地皆佛。台湾不但信佛的人多,寺庙多,而且,其信众的虔诚程度也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在台湾以梵呗、法事著名的悟一长老曾对我说过:“台湾的信徒是世界上最好的信徒。”依我的理解,这个“好”字,起码有两层意思,一个是肯修,一个是肯施。“肯修”的结果显而易见,比如在台湾的许多佛教团体,你都能接触到大量谦恭有礼、训练有素的义工,他们为佛教和寺院长时间默默地奉献,做各种自己能做的事。尤其在佛教组织的各项社会活动中,诸如法会、募捐、义演、救灾等等,都能随时可见大量义工的身影。他们不要报酬,不怕辛劳,随叫随到。一些大的佛教团体的义工,还常常穿着统一的制服,比如慈济和佛光山的义工,就整齐干净得像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让你觉得他们所受到的佛教熏陶已经化为踏踏实实的奉献,成为自己的生活和生命。而在大陆的寺庙里,你看到的几乎都是烧香许愿求福的人。其实,看一个地方的佛教是否真正“兴盛”,看一个寺庙、一个佛教团体是不是“正信”的佛教,只要看他的义工多,还是为己求福的人多就可以了。“肯施”的结果也可以从台湾社会的表面上就很容易地看出来,从台湾出家人相对比大陆僧人要好得多的环境及物质条件,到数不清的富丽堂皇的寺庙建筑,到佛教界各种团体所举办的各类盛大活动,都是“施主”们用愿力和“善财”堆起来的。其实,台湾佛教的兴盛,只不过是近半个世纪的事,在日踞时代,日本统治者提倡神道教,佛教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从上个世纪后半叶开始,台湾“经济起飞”,佛教也正是随着台湾经济的“起飞”而快速发展起来的。所以,台湾的寺庙、佛像便大都讲究“大”,讲究“高级”,追求“金碧辉煌”,带着一种新贵的“富贵气”,不像大陆的古寺名刹,可能显得破败、苍凉,但往往透着一种高雅和历史的厚重感。
  小小菩萨像,为佑天下众生
  看多了寺庙佛像,便难免觉得雷同,但有一尊也许是我在台湾看到的最小的菩萨像,却深深地打动了我。
  那是一个星期天,家住宜兰的一个学生开车载我去宜兰的渔港苏澳参观。我们先看了当地有名的渔港码头,看了金碧辉煌的妈祖庙朝天宫,然后,来到了一处宽阔的海滩。这是台湾的东部,我们看到的海,不是台湾海峡的波涛,而是太平洋的涌浪。海边都是平平的黑沙,看来,这里应该是一处很好的游泳场。那天,海上有风,绵延数公里的海滩上只有寥寥的两三个人。在海浪几乎扑到的地方,有一个人在沙滩上盘腿垂钓,他面向大海,像一座石像,任凭海风鼓荡。我走到他旁边,他看也不看,依旧凝视着海的深处,仿佛在与海心语。他身边放着一个盛着海水的小桶,里边游着六七条两三寸长的小鱼。还有七八条更小的鱼苗苗,被他扔在身边的沙滩上,都晒死了。我看到心里觉得很不愉快,心想:即使不从佛教“不杀生”的角度看,即使对靠捕鱼为生的人而言,这么小的鱼苗苗,也应该放回大海,以利于再生产。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用这样的方式“钓鱼”呢?他也许是个精神病?
  天快下雨了,我回转身想往回走。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在这人身后十几米的沙滩边上,立着一尊大理石雕的菩萨像。石像很小,大约不到两市尺高,也面向大海。在石像背后,还有一块石碑样的警示牌。待我走近石碑,看清上面的文字时,忽然觉得一阵感动。我伫立良久,满耳是海浪的撞击声。我掏出钢笔,在学生临时帮我找到的一张纸的背面,一字不差地记下了这篇碑文:
  敬告游客注意
  一、此处沙滩海面看似平静,却瞬息巨变,顿时猛浪滔天,游客往往因走避不及而罹难者,时有所闻。
  二、亡童曲品诚于民国七十九年九月十六日,随母前来游玩,未料被突发猛浪(俗称疯狗浪)袭击,母子同被卷入海中,其母略暗(谙)水性幸免于难,而曲童则被海浪吞噬无踪,事后尸体久寻未获,六岁幼童,遭此惨痛不幸,令人为之断肠。
  三、在曲童出事之先,曾有数起类似事故相继发生,由(有)鉴于此,呼吁来此旅游人士,格外注意安全,使曲童成为在此牺牲之最后一人,藉此杜绝悲痛事故重现,经报请地方政府核准,建立此告示碑记,以儆来兹。
  曲兆捷泣 立陈惠华我不能肯定这石碑前的菩萨像也一定是这一对伤心的父母立的,不能肯定立碑人一定是佛教徒,更不知道那个行为古怪的垂钓者与此事有无关联,但我却被大大地触动了,我从这块小小的石碑和小小的菩萨像上,看到了佛教在台湾民众中的存在与影响。这对痛失爱子的父母选择在孩子失事的地方立一块警示牌的方式纪念夭折的幼童,或者说在他们失去自己的孩子之后,首先不是怨天尤人,而是想到不要再有别人的孩子遇到同样的灾难,甚至宁可愿意“使曲童成为在此牺牲之最后一人”,这种行为,不正是真正佛教徒的行为,不正符合佛陀的教诲吗?这尊小小的菩萨像立在这里,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悼念与缅怀,更寄托着人们善良慈悲的愿望,那就是保佑普天下的众生,救难拔苦。
  在我记录这篇碑文的时候,雨已经下起来了。大大的雨点打在我手中的纸片上,像是那对父母的泪水,更像是一滴滴启悟的菩提甘露。
  神圣与“巨大”,也许并无关联
  要说台湾目前最大的寺庙建筑,应该属中台禅寺了。中台禅寺,是台湾四大道场之一。寺主惟觉老和尚,是台湾佛教界的领袖之一,德高望重,门徒如云,有众多台湾企业家及政界大老追随其后,陈履安也曾随他学佛。中台禅寺出于台湾建筑名师之手,建成于2001年,矗立在埔里的山腰上,巨大无比,据说花费了四十亿新台币,是新派寺庙建筑的代表作。
  为了瞻仰中台禅寺,老友林谷芳专门开车带我去了台中埔里。谷芳兄和我一样,也是学音乐出身,但在他担任所长的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里,却担任“禅修行”和“禅艺术”的课程。一路上,听谷芳兄介绍台湾佛教界的情况,收获良多。埔里,是台湾9·11大地震的重灾区,也是台湾佛教重镇和寺庙比较集中的地方。在去中台禅寺的路上,我们顺路还参拜了一些其他的寺庙。我们先看了仙佛寺,这是一个日式的寺院,从建筑到庭院,都有浓厚的日本美学风格。寺主混元禅师,是在家人,早年是一个风水师,中年始学佛。9·11地震时,这里的生态环境受到极大的破坏。寺庙门前的九座山峰,因有华山之态,故称九九华山。此山原来树木葱茏,地震时地表的强烈震动和移位,使山体上部树木全部倒伏死亡,造成九座山峰山顶光秃,都露出了黄色的土石表面,远远望去,似有一股大陆北方山脉的苍凉和雄壮之气。但在如此大的地震中,仙佛寺却纹丝不动,毫发未伤,因此信众深信此庙有灵,目前据说有信徒十万。我们去时,游客如织,与旅行社的大型巴士在狭窄的山路上相遇,常常使不会开车的我感到些许紧张。
  在离中台禅寺不远的山林间,有一处不大的山坡,却并排隐藏着三座寺院,这就是佛光寺(不是星云大师在高雄的佛光山)、玉佛寺、圆通寺。拿大陆的标准看,这三间寺庙皆为中型寺庙,并不小,每座都有北京法源寺那么大,而且都是传统的佛教建筑风格,从山门,到大雄宝殿,到后面的藏经楼,应有尽有。但奇怪的是,这三座寺庙真正是比邻而居,一座紧挨着一座,其中玉佛寺与圆通寺之间居然连隔墙都没有,让我不由得想起“样板戏”中那句著名的念白:“拆了墙是一家”。我过去只知道大城市常常有某种商店的“一条街”,诸如“服装一条街”、“建材一条街”、“电子一条街”等等,但万万没有想到,在台湾一个偏僻的地方,却有着这“佛寺一条街”。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去时正是中午用饭时间,还是因为香客和观光客都去了附近的中台禅寺,我们在这三座寺庙参观的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见到一个人,不但没见到游人,连出家人也没有看到。如果不是寺庙还算整洁,看得出有人管理打扫的话,真会怀疑这是三座被遗弃的废庙。商业上某种“一条街”的形成与衰败,应该有商业上的道理,假如宗教的建设也按照商业的规律来运作,是不是也要由商品的需求变化决定寺庙的兴衰呢?
  中台禅寺建在山区的一大块平地上,虽然高大,却时时被山遮掩,不像在平原,远远就能毫无困难地看清。我们的车是沿着盘山道从寺庙后面绕上去的,一直开到寺庙后面的停车场,待下得车来,抬头仰视,才感到一个“大”字。
  从北京到台北,常常觉得一些建筑“小”,比如他的“总统府”、“外交部”,都是日踞时代的建筑,不像北京的政府建筑造得那么雄伟壮观。这中台禅寺,应该是第一座让我慨叹“大”的台湾建筑。坦白讲,我从心里希望认为这座寺庙造型怪而不美,大而无当是我个人的偏见,因为我虽然没有四十亿新台币是多少的概念,但我却知道这里面的每一元钱都来自悟一长老所衷心称赞的“世界上最好的信徒”之手。
  据说,建筑师是虔诚的佛教徒,为了设计这座建筑跑遍了世界,参考了世界上从金字塔到玛雅文明等所有著名的宗教建筑,立志要集众家之长,创造出世界第一流的寺庙。整个寺庙正面是一个带两翼塔楼和中间塔楼的三角形,灵感似乎来自金字塔。巨大的三角形楼体全部用贵重的玫瑰石贴面。寺庙正中的顶上,是一个包裹着金箔或镀金的颇像回教建筑的圆顶,白天,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晚上,安在上面的激光设备据说
  会像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赌城一样放射出眩目而多彩的光芒来。圆顶下,围着一圈方形的、向上开启的、黄金色莲花瓣状的裙墙。这个莲花状裙墙的功能,令人联想到中国古代宫廷中的“承露”,形状,让人联想到须弥座或毗卢帽,莲花又是佛教的象征,应该是神来之笔,但因其体积过大,从下面看,遮掩了一半圆顶,从整体看,也有累赘之感。步入大殿,里面也完全是“改良式”装修。天王殿里,四大天王“顶天立地”。
  按说,建筑空间中最大的物体,应该就是头顶“天棚”脚踏“地板”,不留丝毫空隙。但,建筑师也许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天王雕像完全变成了四根以武士形象装饰的巨大“柱子”,其“柱子”的功能性模糊了“神像”的庄严性,反而失去了神圣感,显得“巨”而不“大”。“大雄宝殿”中释迦牟尼佛像也与传统不同,从造型到材质都透着“现代感”,与其右侧祖师殿的达摩像、左侧伽蓝殿的关公像一样,都是用整个花岗岩雕的写实风格的塑像。也许正是因为这现代感,佛像应有的宗教感和神秘感有所削弱。
  “保守”,是维系文明平衡的一端
  这似乎并不是我个人的感觉,有一个我观察到的现象似乎可以提供佐证:与其他寺庙大殿前跪满香客不同,在中台禅寺里,我没有看到一个跪拜的信徒,让人觉得几乎所有的来人都是“观光客”,在巨大而宽阔的大厅(不是“大殿”,而是“大厅”)里,人们四面游荡观看,似乎不是来拜佛,而是来参观“雕塑展”。
  它崇高,但不伟大;庄严,但不肃穆;华贵,但不美丽;有难得的气度,但缺少起码的美学修养和艺术品位。我知道,我不应该如此挑剔,尤其是对一种创造。但是,对艺术,本来就没有定见,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假如它的艺术之美真的超出了我的理解力,我个人的一己之见也就丝毫无损它的价值。
  一般说来,在世俗艺术的领域里,只要“新”就会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在宗教艺术领域里,光有创新的勇气就远远不够了。假如说“创新”是追求对过去的超越,那么,“保守”的本质则是对传统的尊重。人们常常将“保守”二字与宗教联系在一起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对人类的整个文化史而言,“保守”与“创新”都不是简单的褒义词或贬义词,人类的文明,就是在这两种倾向的平衡中前进的。而实际上,宗教文化的“保守性”,则是维系人类文明这种微妙平衡的一端,轻易打破这种平衡,不但将使人类整体文化因与传统断裂而倾覆,同时也将颠覆宗教本身。在现阶段,宗教的“世俗化”是一种现实的需要,但这种“世俗化”一定要有一个限度——就是不能因此而丧失宗教应有的神圣性。道理其实很简单,假如宗教完全与“世俗”一样了,那么,世俗社会还要宗教干什么?
  台湾,一个最小的菩萨与一座最大的寺庙,给我的却是这样不同的感受与联想。

中央社院 吉林社院 上海社院 广西社院 山西社院 山东社院
安徽社院 武汉社院 四川社院 陕西社院 重庆社院 宁夏社院
江苏社院 北京社院 天津社院 内蒙古社院 福建社院 江西社院
湖北社院 湖南社院 海南社院 云南社院 西藏社院 厦门社院
 数字资源  社院地图
 电话查询  院长信箱
相关链接:
全国政协 中央统战部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国家民委 国务院台办 全国工商联 全国台联 中国台湾 中国侨联
浙江省政协 浙江省委统战部 民革浙江省委会 民盟浙江省委会 民建浙江省委会 民进浙江省委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会 致公党浙江省委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
网址大全 联谊报 华人华侨 团结报 人民政协报
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040093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文一西路1008号 邮编:311121
法律声明 法律顾问
E-mail:xybgs@zjsy.org.cn

中国电信提供宽带信息服务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制作 维护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